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55小说网 -> 丰碑杨门 -> 丰碑杨门的最新章节目录 -> 第0860章 罪无可恕

第0860章 罪无可恕
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    由于杨宗卫过于得瑟,所以他悲剧了。

    十篇千字文,就是对他最好的惩罚。

    又由于穆桂英、狄青二人跟杨宗卫交往甚密,还是一个小团伙。

    所以被冠以连带责任,一人五篇千字文。

    杨七特地吩咐陈琳给三个小家伙准备了三张小桌子,拜访在御书房内的左角处。

    三个小家伙此刻正规规矩矩的在书桌前抄写千字文。

    偶尔有一些调皮的小动作,杨七就教训一番。

    动静闹大了,杨七就一人赏一班。

    近乎于钓鱼执法的手段,引得三个小家伙连连犯错。

    一个个皆吃了板子。

    仅仅一下午,杨七就把三个小家伙训的服服帖帖的。

    其中,杨宗卫挨板子的次数最多。

    他心眼最多,最皮,一直静不下来,所以总喜欢搞一些小动作,惹的另外两个陪他闹。

    杨七并没有因为杨宗卫是他的子嗣就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打板子的力度,他控制的很好,每个人挨打的力度,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熬了半个下午。

    穆桂英、狄青,率先抄写完了五篇千字文。

    “师傅,我写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写完了……”

    十篇千字文,规规矩矩的拜访在杨七案前。

    杨七瞧着满篇鬼画符似的文字,一脸赞许的道:“写的不错,朕当年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,写的字远远比不上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陈琳在一旁听到这话,含蓄的低头笑了笑。

    自从杨七称霸以后,他创出的瘦金体,争相被模仿。

    如今几乎快成了大燕国官方的公用字体。

    杨七纵然没有称帝,他自称一代文宗,也不会有任何人提出异议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杨七夸赞穆桂英和狄青,是在鼓励他们。

    这也说明了杨七对孩子们的喜爱。

    陈琳自然没有多嘴。

    穆桂英听到这句话,显然很鼓舞,她拍着小胸脯保证,下一次她一定会写的更好。

    狄青虽然没有说话,但眼中的喜色是难以掩饰的。

    很明显,杨七的赞许对孩子们的激励很大。

    独独只有杨宗卫,趴在书桌前,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。

    两个小伙伴写完了千字文,可以出去玩了,他却还要继续写。

    回身瞧着杨宗卫可怜巴巴的趴在书桌前。

    穆桂英咬了咬牙,对杨七道:“陛下……我还想多写几篇……”

    狄青愣了愣,看了看穆桂英,又看了看杨宗卫,也缓缓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杨七有些意外,他沉吟了片刻,笑道:“有上进心是好事,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得到了杨七的许诺,穆桂英蹦蹦跳跳的回到了书桌前,冲着杨宗卫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杨宗卫感激莫名。

    有了这一番鼓励。

    杨宗卫再也没调皮,他认认真真的耐着性子抄写了剩余的五篇,一共十篇,交到了杨七手里。

    杨七假装认真的看了一会儿。

    弄的杨宗卫心里七上八下的。

    然后在杨宗卫快要哭了的眼神中,缓缓点头,“写的不错,比你以前的字长进了不少。去玩吧……”

    三个小家伙顿时欢呼一声,结伴冲出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杨七看着冲出门的三个小家伙,微微摇头一笑,然后将手里的鬼画符似的东西,整理了一下,亲笔在上面标注了每个人的名字,随手递给了陈琳。

    “找个书架,封存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陈琳接过了手,不解的道: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杨七笑着解释道:“留着给小家伙们当个念想,以后书法有所精进的时候,也可以拿出来对比一下。这样就更能督促他们进步。”

    陈琳手拿着纸,感叹道:“陛下育儿有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去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诺~”

    陈琳拿着纸张往外走。

    刚走到门口,跟一人撞了一个满怀。

    “哎呦~”

    一声惊呼以后,抬头一瞧,苦笑道:“苏相公,什么事这么着急的,跟火烧眉毛似的。”

    苏易简抖了抖衣袖,阴沉着脸,焦急道:“还真是火烧眉毛了……陛下呢?”

    听到有急事,陈琳也不敢耽误,一指御书房。

    “在书房里……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苏易简就闯进了御书房。

    杨七瞧见了苏易简急匆匆的冲进门,又好气又好笑的道:“什么事情逼的你这位大燕宰相连礼仪都忘了?”

    “出大事了!”

    苏易简惊叫。

    杨七眉头一挑,镇定道:“你先不要着急,坐下慢慢说……”

    苏易简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跳脚道:“那有时间坐下说,金陵府、苏州、杭州、庐州、福州多地有百姓造反,零零碎碎加起来,足足有十万多人。而且还愈演愈烈,贼军的数目在不断壮大。”

    杨七一愣,背靠着椅子缓缓坐下,手里端起了香茗,细细品味。

    苏易简恼怒的道:“陛下啊!这都什么时候了,您怎么还有心思慢慢品茶啊。迫在眉睫了!十几万人造反,估计要不了多久,规模就能达到几十万。

    整个金陵府一线,就要乱成一锅粥了。”

    杨七放下茶杯,瞥了苏易简一眼,淡淡的道:“朕都不急,你急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苏易简一愣,瞪着眼珠子,愤怒的看着杨七。

    杨七摆摆手,“好啦好啦,别用这种吃人的目光看着朕。小心朕治罪与你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不等苏易简反驳,杨七继续说道:“金陵府百姓造反的事情,在朕的预料之中。早在五日前,朕就得到了密奏,有江南富商、地主、茶园主、坊主等百人勾结在一起,四处散播谣言,蛊惑民心。

    朕猜到了,百姓们在他们蛊惑下,必定会做出过激的行为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果然被朕猜准了。”

    苏易简愕然,迟疑了半响,他怒吼道:“那是过激行为吗?那是造反,汇集了十几万人的造反。”

    杨七哭笑不得道:“安心安心,金陵府有朕的兄长坐镇,那些叛民翻不起什么大浪。而且早在三日前,朕就已经命令神机营、震天营两部的半数人马赶到金陵去驰援。

    整个大燕国的精锐,有一半都在金陵府。

    这要是还让叛民们成事,那朕这个江山就不用做了。”

    苏易简脸上的怒意瞬间消散,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恐惧。

    “你要……你要把那些百姓都杀了?”

    杨七无奈的翻了个白眼,道:“朕又不是屠夫,派出那些兵马过去,只是为了防止叛民作乱扩大,影响其他地方。

    真正前去剿灭那些叛民的,是你!”

    听到了杨七没有大开杀戒的意思,苏易简的神色好了很多。

    可是听到杨七派他去剿灭叛民,苏易简一脸愕然,“让我去?”

    杨七缓缓点头,“百姓们只是受人蛊惑,盲从贼人们作乱。一切都是清查天下田亩惹的祸。为了一些田产,那些富商大户居然不顾百姓死活。

    那索性就夺了他们的田产,均分给那些百姓们。

    相信那些百姓们拿到了田产以后,应该会明白,谁才是真正对他们好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均分田产?!”

    “嗯!这叫打土豪、分田地,救济穷人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许久之后。

    苏易简出现在了皇宫外。

    他神情有点恍惚,他不知道他是怎么走到宫门外的,只知道他清醒以后,就出现在宫门外了。

    之所以会如此。

    就是因为杨七嘴里说出来的‘打土豪、分田地’六个字。

    这六个字一旦实施,必定会是一番惊天动地的变化。

    这天下间,真正说话管用的,终究是那些有田地的富商大户。

    听杨七话里的架势,江南等地似乎只是一个开始。

    他似乎要在大燕国内推行这一条政令。

    这可了不得。

    这等于在跟整个天下作为。

    这可比杨七之前的所有政令要吓人。

    怀揣着复杂的心情,苏易简踱步往自己的衙门里走去。

    刚走了一半,就被一帮子急着等消息的官员们团团围住。

    “苏相公,陛下怎么说?”

    苏易简抬头瞥了一眼焦急的官员们,张了张嘴,准备将杨七的话告诉大家。

    话到了嘴边,他还是没有说出口。

    他不敢说。

    苏易简含糊的说道:“陛下已经派遣了重兵去镇压……陛下的意思是,那些个百姓们之所以造反,是因为朝廷要推行清查田亩的政令,那些富商大户们,自己不干净,害怕被清算,所以造谣蛊惑百姓们造反。

    陛下说,既然那些富商大户们不愿意做燕国的臣民,那就剥夺了他们的田产,分给百姓。

    到那个时候,百姓们自然就会散去。”

    官员们闻言,并没有觉得不对,纷纷点头赞叹。

    “陛下说的有理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有理,这叫明见万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对对……”

    在一众官员们吹捧下,苏易简回到了衙门。

    他挑选了一些机灵的、有能力的官员,领着前往金陵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有杨延平、苏易简、吕端三人,外加十几万大军处理此次叛乱。

    杨七一点儿也不担心,金陵府的叛乱会出问题。

    他每日依旧如常处理政务。

    闲暇的时候教导教导杨宗卫三个小家伙。

    一晃。

    七日已过。

    彭湃匆匆赶到了御书房内,躬身施礼,“臣彭湃,参见陛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……”

    彭湃直起身,禀报道:“陛下,佛门的人已经送到忠义山了……”

    杨七微微一愣,感慨道:“这佛门办事的效率还真快……”

    感慨过后,杨七问道:“有多少人?”

    “王行清点过,有三千六百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千六百人,看来佛门诚意十足……”

    杨七说完这句话,便没有了下文。

    彭湃犹豫了一下,沉声道:“王行请示,这些人该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杨七微微一愣,狐疑道:“王行有其他的意思?”

    “王行……王行跟忠义山的其他守陵人,都不希望杀了那些人。”

    彭湃唯唯诺诺道。

    杨七皱起眉头,疑惑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彭湃坦言道:“他们说,不愿意让这些汉家叛徒的血,玷污了忠义山。”

    杨七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点头,“是朕疏忽了……”

    顿了顿杨七沉吟道:“杀了他们,有点太便宜他们了。全部发配到辽东去,让他们开荒一百万亩。什么时候开够了荒地,什么时候再刑满释放。

    既然是他们害死了大燕国的勇士,那就让他们负责供养这些勇士们的子子孙孙。”

    “百万亩?!”

    “你有意见?”

    “不敢!”

    三千六百人,开荒百万亩。

    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一个事情。

    杨七这是要让这些人劳作到死。

    看起来对这些人有些残忍,可是对于燕国而言,这却是一件好事。

    杨七的这一条命令,很快就下达到了忠义山。

    三千六百人的罪囚,被押解往辽东。

    踏上了一生赎罪的道路。

    佛门兑现了承诺。

    杨七自然也不会食言。

    很快,有关于大燕国内寺庙内田地增加的政令,配发到了各级衙门。

    衙门在接到这一条政令以后,虽然疑惑,但是还是贯彻落实了这一条政令。

    一时间,燕国境内的寺庙的田产,几乎扩大了十倍。

    僧侣们激动的连开法会庆祝。

    道门看到了这一点,急了。

    在燕京城外的溪边,他们派遣出的高人,因为装逼失去了跟杨七谈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他们只能这种托关系,找人给杨七带话。

    殇倾子不可避免的就出现在了杨七的御书房。

    杨七瞧着殇倾子那一条空荡荡的袖子,心中一疼,他皱着眉头,冷声道:“人常说,吃一堑,长一智。为了道门,你断了一条胳膊,更断了你一身本事。

    单凭这些,什么情什么恩都还完了。

    如今,你为何还为道门奔走?”

    殇倾子苦着脸,叹气道:“眼看着昔日的长辈,跪在臣面前,额头都磕破了。大有以死相逼的架势。他们这么做,仅仅是让臣帮忙带句话。

    您说说,换做是您,您怎么办?”

    杨七一愣,长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仔细回想了一下,如果沈伦跪在他面前,磕头磕的头破血流的,大概他也会心软。

    至于老杨、佘赛花、杨大等人?

    那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就算人家赶磕,他也受不起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人终究是感情动物……”

    杨七看向殇倾子,说道:“听说你跟我爹已经学了不少兵法了。王贵、杨洪也教给了你不少东西。论谋略,你也可以独当一面了。

    明日,你就收拾东西,率领古北口镇军,该往燕辽边陲镇守吧。”

    殇倾子缓缓起身,郑重的抱拳道:“诺……”

    杨七幽幽道:“让道门,把参与到辽国伐燕战争中的叛徒们的脑袋,送到好水川。佛门的人,只是间接的参与了此事,朕还能留他们一条生路。可是道门的那些叛徒……”

    “罪!无!可!恕!”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

香港内部免费公开资料,正版免费综合资料大全,六合彩马会资料大全,2019香港全年资料大全,2019香港马会资料大全,香港马会六合彩资料,香港马会资料大全免费,香港马会免费资料,正版香港马会免费资料大全,马会内部免费资料一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