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

55小说网 -> 覆汉 -> 覆汉的最新章节目录 -> 第十二章 一岁终须有一春

第十二章 一岁终须有一春



上一页        返回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页



    春夏之交,万物勃发,平原城西城,渤海太守公孙瓒全服披挂,手握一条马鞭,正独自站在城门楼上望着远处的大河故渎发呆。

    所谓大河故渎,乃是出身乐浪的水利专家王景建造金堤、整理黄河后留下的故道,由于原本郡国分界正是依靠黄河故道而为,所以便作为边界线继续留存了下来;而又因为其自魏郡至渤海长数千里,再加上河北这年头又水患颇多,所以很自然的演变成了一条河北境内最大的季节性河流。

    换言之,现在的这条长河,早已经没有了百余年前波涛滚滚的雄姿,其在冬日里多半只有潺潺溪流可见,甚至于干涸断流,唯独随着春夏之交雨水渐盛,才会渐渐重新丰沛起来。

    而回到眼前,此时正是春夏之交、水面渐起之时,再加上河道格外开阔,所以下午时分,阳光自西而下,波光粼粼,这才能让公孙瓒隔着七八里地遥遥‘望见’此河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袁绍的军营就在大河故渎对岸……一条故渎,一条新河,两条黄河才勉强拦住了袁本初的攻势。

    “府君,府君是在思索破敌之策吗?”

    忽然间,有人从身后出声,惊动了正在城头上出神的公孙伯圭,回头一看,赫然是其今日刚刚赶到平原心腹,原本留守渤海的郡丞关靖。话说,公孙瓒始终没有获取一个将军印,只能拿着一个渤海太守印委任属下,而关士起能为郡丞,并留守身后,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。

    “是也不是。”见到是自己最信任的下属,公孙瓒复又回头持鞭望西而言。“只是望河兴叹,想起了一些少年往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看来府君心意已定,不然不至于如此轻松。”关靖当即迎合道。“只是不知是何等往事,居然能让府君如此沉醉,我这一路上楼,府君居然没听到动静?”

    “并不是什么让人沉醉的旧日好事。”公孙瓒闻言头也不回,只是不由失笑而已。“士起知道吧,我母亲出身很低……当然,也不至于到袁本初母亲那种地步,连个说法都没。”

    关靖向前踱了几步,却低头不语,毕竟,这种时候也确实没法说话。

    “然而幼年时节,偏偏族中同辈诸兄弟之中,我年纪最长,个子最高,人最漂亮,声音最大,所以每每有客人来访,总是先夸奖我……而族中长辈,还有我父,却都不以为然,尤其是我父,其人若不在倒也罢了,若他在,非但不会引以为豪,反而会多有尴尬之色,回去后还要苛责我母亲。”公孙伯圭语气平淡,宛如真的在说什么少年趣事一般。“而我母亲总是不知所措,她什么都不懂,一边总想让我被人夸奖称赞,一边却又不停挨训斥,挨了训斥后自怨自艾,然后依旧想让我被人夸奖……最后,还是我婶娘屡屡看不过眼,并在掌握族中财政大权后常常维护于我,我记得有次还当众嘲讽了我父亲一回,让他多有收敛,然后还让我母亲出来做事、长见识,省的在家里徒劳受气……你知道我婶娘是哪个吗?”

    “府君说笑了。”关靖无奈摇头苦笑。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公孙扶着城楼微微感叹。“事到如今,天下谁还不知道我那位婶娘呢?但当日,我是真的很感激我这位婶娘……若无她,我幼年、少年时不知道要多受多少委屈,束发以后去阳乐为吏,那地方距离塞内家中足足有五百里距离,也都是蒙她照顾,数年间,我都是与我那族弟睡在她家中商栈里。”

    关靖心中微动,却并未开口。

    “再后来,”公孙瓒直起身子、捏着马鞭,望着西面的大河故渎,眼睛却渐渐眯了起来。“我便时来运转,得以与两个族弟一起去了洛阳读书,拜在了卢师门下,还因缘巧合拜又在了刘师门下……还认识了袁本初、袁公路、傅南容、刘玄德。”

    “这些事情属下倒是知道。”关靖忽然插嘴道。“听说当时袁本初居然有眼不识真英雄,仗着家门高第,多有轻侮,逼得府君兄弟三人愤然而走。不过,袁本初大概也没想到,时事易转,如今能与袁氏并争天下者,竟然是公孙氏吧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公孙伯圭也跟着冷笑起来。“袁本初四世三公……若是算上他这个自表的车骑将军的话,其实已经是五世六人登万石位了,十足的天下仲姓,其人十余载前当然觉得我等不值他一面之赐,可如今却居然要与我们幽州一个边郡世族共争天下,简直可笑。”

    关靖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士起要说什么。”公孙瓒似乎脑后有眼睛一般,直接回头看向了自己的郡丞。“你此番专门从渤海过来,不就是觉得局势不行了,所以想劝我扔下平原,扔下黄河畔的两三万步卒、辅兵,直接引五千骑往归渤海吗?”

    “府君。”关靖正色俯首。“当日是属下错了,不该鼓动君侯南下平原,去争雄青冀,因为现在看来,与、与卫将军还有袁本初相比,我们实在是根基浅薄。而如今韩馥既败,平原已经是死地,何妨北走?恕属下直言,往渤海去,一来府君在彼处多年经营,兼有人望;二来府君只要轻骑往涿郡范阳走一趟,荡寇将军(公孙范)那里无论如何都要帮一帮的,届时……”

    “届时是能保住渤海半郡还是能稳住最北面两三座城?”公孙伯圭直接打断了对方。“又或是干脆引这五千骑兵去河间易县一带隔着易水为公孙范做缓冲?以至于寄人篱下,不值一钱!”

    关靖当即失色,赶紧引着西面太阳下跪请罪:“府君,属下绝对是一片忠心,自当日高柳塞蒙君收留,便已决心为君效命终身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足下的忠心。”公孙瓒见状无奈摇头,便扔下马鞭,俯身扶起对方。“也知道足下是一片好意……但士起,我真不愿再被人瞧不起,再被当成一文不值的东西了!”

    关靖三分恍然三分无奈,却又有几分疑惑:“君侯,我知道荡寇将军乃是公孙氏嫡脉,你因为幼年往事心中有异也属正常,可如今做主的毕竟是卫将军,他也只是卫将军所命的一方镇守而已,你二人同为卫将军族兄弟,你又与卫将军自幼向上,便是去了也不至于居于人下吧?!”

    “士起啊!”公孙瓒俯身重新拾起马鞭,尚未抬头时便已经冷笑不止。“你恐怕不知道,此时此刻,最嫌弃我,最视我公孙瓒为无物的人,恰恰就是这位‘卫将军’!”

    关靖愕然当场。

    “他以为我不知道他的心思,他以为我不懂他的谋划。”城门楼上,随着这位渤海太守负手踱步,其人的声音愈发大变大,其中嘲讽或者自嘲的意味也愈发浓厚了起来。“但别人不懂我怎么可能不懂?我从十六岁开始,就跟他在一个屋子里同吃同住,在一个郡府里算账、写字、传话,我看着他长大,他看着我长大……”

    “前年讨董的时候,幽州乡人和族中长辈都发信质问我,问我为何不从他,但那些人怎么可能知道,我若是从他,渤海百万人口的基业就要直接弃掉,因为其人八成是要我引兵随他去关中的。所以我才低三下四派人去求个将军号,想暗示留下来镇守一方……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,三十年的兄弟,在他眼里一钱不值,他连个将军号都不给我,连一方镇守的资格都不给我,反而是给了什么关羽、程普这种人送了将军印!”

    言至此处,愤懑至极点的公孙瓒反而忽然冷静下来,并对关靖说了真心话:“士起,我这人恩怨分明,自幼及长,看的起我的人,我都牢牢记在心里……我婶娘看顾我,我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;你第一个投身于我,田楷引其族中子弟来奔我,王门、严纲愿意从我,我也不会忘记;还有族叔公孙方,族弟公孙犊愿意从我,我也心存感激;甚至我那几个出身极差的义兄弟,我握有渤海、平原的这些日子也多有照顾。可是另一边,那些看不起我的人,如公孙范、袁绍、公孙珣这些人,我又何尝能忍?现在袁本初在前,你让我不战而逃,往公孙范处寻公孙珣的庇护……道理对,利害也对,但我心不能平!”

    “那府君意欲何为?”关靖勉力相询。

    “我已经让田楷、王门、严纲去准备了。”公孙瓒复又望向了城西的黄河旧渎,彼处随着夕阳西下,金色的闪光已经更加清楚了。“你晚上便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关靖一时苦劝:“府君千金之躯,莫要冒险。”

    “若不冒此险,我一辈子在我那族弟面前,在袁本初面前,便是一文不值!”公孙瓒凛然而应。“三十年间,眼见着我那族弟如蛟蛇化龙一般,一日日腾空而起,我也曾扪心自问,从何时从何处落后于他,倒也有所醒悟……别人不知道,士起你应该知道是哪一次吧?”

    关靖仰头而叹:“府君是说当日出高柳塞时吗?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公孙瓒回过头来,盯着自己最信任的下属,不急不缓。“正是那一次!虽然彼时他官位已经远远高于我……可我始终不服,唯独经此一事,却陡然心知肚明,我这辈子是追不上他了……弹汗山火起,我一度想不顾一切回头去寻他,却终于只能是被败兵裹挟回来!士起,大丈夫生于世,眼看着自己的当日的兄弟或横行天下,或坐镇一方,却又怎么能忍受自己本人不值一文呢?今日我若走而投范阳,生必然是生,且将来多少有一份前途和富贵,但我这辈子就再不能在我那些兄弟,还有袁本初这个小婢养的狗贼面前抬起头了。”

    关靖听得此话,默然无言,只是陪着自己的恩主一起立在城头之上,静观夕阳渐渐沉没在了远处的黄河故渎对岸,然后方在暮色之中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到了晚餐时间,公孙瓒复又召集城中城中所有军官、吏员、亲信,却依旧不卸甲、不去刀,而且严令军官皆如此。

    话说,此时的平原城内,自公孙瓒以下,大概有这么几个要紧人物。

    文自然是关靖,武为王门、严纲,然后又有公孙瓒在清河的远房族叔公孙方、平原本地的远房族弟公孙犊。除此之外,还有一个随军的卜师刘纬台……后面这位,加上家中开机房做织布生意的李移子、以及做典当生意的乐何当,其实都是安利号的附庸商贾,而且都是渔阳人,乃是公孙瓒在渔阳任职期间结交的义兄弟,算是对公孙伯圭起兵多有赞助,只是后两者如今并不在平原罢了。

    总之,这些人或是公孙瓒心腹,或是其人同族,或是其人私交,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……然而,而此时宴席中真正居于次位的,乃是辽西田楷田公直。

    要知道,田楷出身幽州世族,乃是辽西田氏分支中的佼佼者,算是辽西唯二世族,更是公孙珣、公孙瓒、公孙越、公孙范等人的郡中同僚兼少年好友……而此人之所以没有随公孙珣而是选择了公孙瓒,表面上的缘故乃是他位于辽西,行事有些拖沓,在讨董事起后一时犹疑,不知道是该和赵苞一起选择畏缩,还是跟公孙珣一起闯一闯,以至于晚了一步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,其人心态倒是和公孙瓒有些仿佛,公孙珣昔日故旧,一朝高高在上,他非但没有攀龙附凤的想法,反而觉得一时难以接受,更兼彼处人才众多,他也担心自己去了没法重用,这才受了公孙瓒的邀请前往……乱世刚起的时候,这种人太多了,张邈、张超就是难以接受昔日盟友袁绍陡然成为‘明公’而落到那个地步的。

    不过,此人来到渤海,倒是真遂了他的愿,成了所谓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……毕竟,公孙瓒据有渤海,人口百万,加上本地武库什么的,想拉出来一支步卒是很容易的,但想武装起来一支骑兵,就显得格外辛苦了。

    因为一支骑兵,不仅是装备,更重要的是战马,可尤为重要的乃是骑士本身。

    对于公孙瓒而言,他的五千骑兵,装备是靠着渤海武库,战马是几个渔阳义兄弟尽全力帮忙从北面收购的,而骑士就要靠公孙瓒自己的威望去边郡招募了,田楷就是带着不少族中子弟,并顺带招募了辽西、辽东诸多边郡子弟与杂胡勇士,然后才来到渤海的。

    换言之,这是一个真正带着家当的合伙人,而非一般下属。

    故此,等到公孙瓒击破北面分流的黄巾,占据平原后,他便干脆委任田楷为南面主将,还为对方私表了一个校尉之职,算是集团内唯二的两千石,而如今更是负责整个黄河防线,掌握两万步卒。

    当然,两万成军方一年的步卒,无论如何都是比不上那五千骑兵的……这不仅仅是战斗力的问题,更是说,这五千骑兵都是幽州人,是公孙瓒这个小集团真正的核心家当,至于那两万人,有渤海人、有平原人,多少更像是这五千骑兵的配属部队。

    但无论如何,身为前线两万大军兼黄河防线的总负责人,其人忽然归来,却是让所有人都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当然,更措手不及的还在后面。

    “叔父与阿犊守城,士起连夜回渤海,公直以下俱从我出兵。”稍进酒食后,公孙瓒便放下宴饮姿态,径直起身。“我意已决,趁着对方大胜无备之时,今夜只提五千骑兵渡过黄河旧渎,突袭袁营!”

    宴席中人,除了一个田楷和关靖算是镇定外,便是白日间去整备兵马的王门与严纲还有其他军官全都陡然失色……他们还以为公孙瓒白日间那番准备,晚上又让将士披甲而来,是要乘夜逃窜呢!至于公孙方和公孙犊,前者清河世族之人,后者平原豪强之辈,就更是愕然当场了。

    而此时,随着公孙瓒话音落下,又有一名亲卫捧着一条双头钢槊送上,公孙伯圭便在席中接过来,然后扶槊而起,复又睥睨左右:“诸君可有异议?”

    “我军兵少!”有人硬着头皮起身。“府君不……”

    言未迄,公孙瓒眼皮都不眨一下,便直接出席,对着此人一槊下去,将此人当场刺死,看他那样子,不像是杀人,倒像是杀一只鸡。

    众人骇然,而公孙伯圭复又立在死人席前一边以绢擦拭钢槊,一边复又扬声相询:“我刚才所言,可还有人有异议?”

    关靖应声而起:“主公……属下有异议。”

    公孙瓒听到这个称呼,心中微动,自然是没有出矛,但却依旧摇头:“士起不用再劝,出兵之事我意已决。”

    “非是此事。”关靖避席当众俯首下拜。“属下虽多年未曾从军,却依旧能骑马作战,请从征!”

    公孙瓒终于怔住。

    “主公当日用属下的计策才进取青冀,以至于有今日危局,如今主公要去生死相搏,属下又怎么能弃主公而走呢?”关靖抬起头来,恳切相对。“靖愿从征!”

    “既如此,”公孙瓒仰头一叹,也不去扶起对方,而是立在席间持槊相对。“今日你我同去,务必要让天下人知道,我公孙瓒绝非一文不值之辈,君等亦非一文不值之人!”

    此言说到最后,其人复又持槊环环一周,指向周边诸人,而非只关靖,从田楷往下,连着王门、严纲,还有席中其他军官,也纷纷起身俯首称喏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我是心态崩了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“瓒超然自逸,矜其威诈。”——袁绍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,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,传给QQ/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?点此举报


香港内部免费公开资料,正版免费综合资料大全,六合彩马会资料大全,2019香港全年资料大全,2019香港马会资料大全,香港马会六合彩资料,香港马会资料大全免费,香港马会免费资料,正版香港马会免费资料大全,马会内部免费资料一肖